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新闻动态 >

访“中国孵化器第一人”龚伟:孵化器应从“世界最多”到“世界最优”

发布时间:2017-06-08 16:18
      近日,“中国孵化器第一人”龚伟在东湖湖畔对长江日报光谷编辑部记者说,切实做好孵化服务,要从“世界最多”转向“世界最优”。

      今日,他将在自己孵化的新战场——比利时的中比科技园——度过中国孵化器的30岁生日。从1987年到2017年,30年的历练让中国孵化器成为了中国科技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  1987年6月8日,中国第一家孵化器——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者中心,在武昌丁字桥108号宣告成立。

      1988年1月,联合国科技促进发展基金会主席鲁斯坦·拉卡卡到武汉,参观这个初生的中国首个孵化器时,对现场5位工作人员说:“这是我在世界上见过的最简陋的孵化器之一,但你们的理念和服务精神却是与世界接轨的,你们很有前途!”5人中的龚伟,后来成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(以下简称“东创”)的主任。

      30年后,丁亚·拉卡卡代已逝的父亲来华,和龚伟同台领受科技部火炬中心荣誉证书。他说,中国孵化器的历史,从武汉东湖开始计时,“如果父亲知道中国的孵化器数量已成为世界第一,一定会非常欣慰”。

2017国际创业孵化峰会上,龚伟获奖,和拉卡卡之子同台  任勇 摄

      峰会现场,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张志宏为两位中国孵化器事业先驱者代表颁奖,以感谢他们为中国孵化器事业所做出的杰出贡献。他们分别是,已故美国创业项目指导专家、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启蒙者鲁斯坦·拉卡卡,中国首家孵化器创始人之一、现任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主任龚伟。任勇 摄
      2017国际创业孵化峰会上,拉卡卡之子(中)与龚伟(右)同台(资料图片),科技部火炬中心主任张志宏为两人颁奖,他们被认为是中国孵化器事业先驱者  任勇 摄

      据科技部火炬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底,全国纳入火炬计划的众创空间、科技企业孵化器、企业加速器累计近8000家。

      而在中国孵化器原点的武汉,武汉东创创造很多“中国第一”:创建第一家孵化器、第一个对孵化企业进行风险投资,建设第一条科技创业街、第一个走出国门建孵化器……30年里孵化了2172家科技企业,造就了陈义龙、孙文等一批本土企业家队伍,孵化培育了凯迪电力、三特索道、凡谷电子、楚天激光、开目软件、银泰科技、悦然心动、安天信息等一批本土新兴产业的源头企业和龙头企业。

 
对   话

“让知识分子有了独立的人格”


中国第一个企业孵化器就在丁字桥这个4层楼里诞生(龚伟供图)

Q长江日报光谷编辑部(以下简称“长”):您如何进入东创中心?
龚伟:十八岁不到就进了汉阳钢厂,初高中文化课全靠自学,1982年考上大学。80年代是我国思想大解放的时期,当时我有莫名冲动,想下海南去。结果没去成。阴错阳差碰上了孵化器。1987年,刚成立的“东湖智力密集小区规划办公室”希望成立“东湖新技术创业者中心”。我那年33岁,拿了大学的论文和设计的钢厂设备图纸去应聘,结果和其他4位成员一起聘上了,中心6月就开始运转。其实当年9月,中心才获准成立。
一开始,工商、税务等主管部门都不买账。时任市长带着各大委办局负责人到丁字桥考察,才算“立了正统”。之后大家就常来武汉看这么个“怪物”。我们自己都没搞懂时,各地就来学经验,油印材料都被抢光了。武汉成立中国首家孵化器的报告送到科技部后不久,国家“火炬计划”正式实施,武汉经验被复制开来,科技企业孵化器在中国遍地开花。
Q长:“第一个”孵化器,改变了什么?
龚伟:中心成立前,武汉一科技人员帮乡镇企业做了技术改造,却被判了“技术投机倒把罪”,罚了600块钱,关了300多天。我们5人,连夜赶制“招’蛋’入孵”的小广告,第二天一大早,骑着自行车到附近高校的告示栏中贴创业中心简介,结果因“扰乱学校教学秩序”,我还被武大保卫处的同志叫去办公室。知识分子下海,那是离经叛道。
孵化企业是体制深刻变革的产物。它改变了几千年来中国士大夫、知识分子、科技人员长期吃皇粮俸禄,吃国家财政的传统;改变了区域经济增长和科技进步主要依靠财政直接投入的方式,为创新提供局部优化环境、提供创新服务,让有成长性的科技企业获得成功,创造税收和就业岗位。最大的意义在于,让知识分子拥有了独立的人格。
被“逼”着又成了第一


创业街(龚伟供图)
 
Q长:依靠政府有了“保护伞”,可2002年时,为什么又要摘“红帽子”?
龚伟:2000年前后,政府提出:你们能不能依靠市场力量来建一个规模型孵化器——光谷创业街?“倒逼”我们改制。当时中国已有几百家企业孵化器,全由政府投资建设,营运服务费用由财政支付,没一家是靠自身发展。
2003年,我们由事业单位改制成民营股份制企业。无人投资,我们找到20多家孵化毕业的企业,跟他们商量:学长能不能给后来者建个学校,出首付收房租支付按揭。一上午有1200万元认购,第一代光谷创业者成了投资人,成就了后来的SBI创业街。因为房租便宜,一期7栋楼房没建完,创业者全定完了,九成以上是大学毕业生,“400家企业同一条街,10000个创业者一个家”成为现实,也为社会资金提供了参与孵化器投资、分享地区经济增长收益的机会。
真正的孵化器与房地产有本质区别


创业街(龚伟供图)
 
Q长:房地产介入,会不会让孵化器孵出变味的蛋?产权式孵化器,会不会变成“圈地运动”?
龚伟:要肯定民营资源规模化进入孵化器,对创新创业起了很大作用。而孵化器走过30年,最大的问题是“服务不足”,要警惕服务方式的疲态和异化。如果小富即安,靠做房东过日子,那样慢慢就失去孵化器的意义。除了物理空间建设好,更要精心打造好空间里的“内容服务”,让入孵企业获得规划设计、政策辅导、项目牵引、专家帮扶、投资跟进、平台支撑等多种服务,这才是孵化器的根本。
以光谷创业街为例,10余年时间,这条街孵化了1300多家企业,6家上市公司,产生了30多个亿万富翁,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在开发区纳税近8亿元、向国家纳税约23亿元;累计直接提供了就业岗位尤其是年轻大学生就业岗位8万多个,这与简单的房产地开发获得的一次性税收有本质区别,做孵化器,政府除了获得了规模的产业、规模的就业人群,更获得了可持续的税收来源,并不断增长。
Q长:您如何进入东创中心?30岁的孵化器,是否要交棒给“众创空间”?
龚伟:众创空间并不割裂孵化器,而是传承与创新。这个行业已变成“运动”,千百万年轻人创业烈火已点亮,他们既是先锋又要承担责任,但作为一个退休的老人,我有着自己的担忧:现在很多创业者往往需要依靠家族力量,如果大面积失败,后果不堪想象。要做好城市的创新顶层设计,要切实做好孵化服务,从“世界最多”到“世界最优”。

龚伟:经商道围棋道道理互通

本周龚伟再赴比利时,今日他将在自己孵化事业的新战场度过孵化器的30岁生日。


比利时政府官员和比利时企业仔细观看“中比技术中心”项目规划模型  任勇 摄
      近两年火爆起来的园区国际化、特色小镇概念,龚伟已实践了近10年,早在2009年东创中心就布局了比利时的中比科技园,成为第一批走出国门进行市场化园区运作的先驱者。从“孵化企业”到“孵化城市”,每一步棋,龚伟都超前一步,“岂为半目运筹”,他说,就像围棋,要不断求变。

      他学下棋,要从学游泳说起。为躲避回家路上同学对他这个“黑五类”子弟的“伏击”,他不走路回家,12岁时就扎进汉江,从古田游到宗关游过三站路回家,长大后游蛙泳曾有三级运动员水平。在武钢工作期间,因了这个特长,他每年参加横渡长江活动,集训期间又跟人学会了下棋。

      “东湖波纹枰涛波涛相涌,经商道围棋道道理互通”,著名棋手陈祖德题匾的“亚洲棋院”,已成东湖一景,这幅对联是棋院董事长龚伟所题。他曾获武汉市企事业家围棋邀请赛冠军。

      绝境下奋力一搏,平稳时控制局面,优势下复盘再进,龚伟说,他并未刻意修身,但不管是游泳还是围棋,都教会了他创业之道。

汉众创孵化平台形成全链条
面积千万平方米排全国第一
 
      在孵化器发展的原点——武汉,平均每天诞生科技创业企业65家。30年来走出了凯迪电力、武汉凡谷等144家上市企业。如今武汉正建设“众创空间+孵化器+加速器”的孵化全链条体系,全市孵化场地总面积全国第一。


创业中心龚主任在介绍中比科技园的具体项目  任勇 摄

 
      去年,全国科技创新大会、两院院士大会、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,吹响了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号角。武汉在多方面发力,让创新真正成为武汉的核心竞争力和最突出的城市特质。从基础的创新发展平台来看,武汉已成为全国的领头羊。

      作为新的孵化创新企业、城市升级的样板,武汉迈出了领先的步伐。早在2016年初,市政府就出台《关于加快实施“创谷”计划的通知》,目标用3年左右时间,拿出城市最好的空间、量身定做最好的政策、提供最优的配套服务,建成10个以上“创谷”,总体定位于融合高端生态生产生活功能、聚集高端创业创新创造要素的创新集聚园区。

      截至2016年底,各“创谷”新(改)建实体空间80.05万平方米,引进企业(团队)303家,新建众创空间10家、孵化器(含加速器)10家,设立创投基金21.6亿元。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“南太子湖创新谷”、洪山区“联想星空?智慧谷”以及东湖高新区“光谷移动互联创谷”3家“创谷”形成雏形。吸引了阿里巴巴、联想控股、腾讯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和武汉大学、中科院武汉分院等高校、科研机构合作运营。

      据了解,2016年武汉市新创建24家国家级众创空间,19家省级众创空间,51家市级众创空间。目前,全市建有众创空间130家、大学生创业特区73家、孵化器221家。其中,国家级孵化器29家,国家级众创空间38家。全市孵化场地总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,在孵企业逾10000家。光谷鲁巷、街道口等高校密集、商业发达区域已形成孵化器2个连片创业街区。